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史继东的博客

苹果、果业、果农,技术、信息、服务,栽培、植保、土肥水,生产、流通、销售

 
 
 

日志

 
 
关于我

史继东,男,生于1973年9月,陕西长武人,大学本科学历。现供职于宝鸡华圣果业公司,担任副总经理,技术总负责人。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2011-11-04 23:17:08|  分类: 围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vs木谷第一局
天元模仿棋

昭和四年(1929年),已经15岁的吴清源和刚刚迎来自己20岁成年礼的怪童丸进行了第一次对局。即便在今天,这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而在当时,吴清源大胆采用的模仿棋,不但令棋迷们大吃一经,即便专业棋士们也是目瞪口呆。
这样的做法究竟引起了怎样的反响?据当时的知情人士称,吴清源如此奔放的着法已经背离了日本围棋传统,这恐怕是因为他已经进入了忘我境地的缘故。不过,赞同他下模仿棋的意见几乎是没有,就连秀哉名人也表述了否定的看法。况且,对局最终是以木谷3目胜而告终。因此,模仿棋最终没有能够形成潮流。
换言之,在这盘对局中,吴清源无论在名和实的层面都吃了败仗。可是,在和被当作追赶目标的木谷的初次交手中,吴清源之所以使用这样的下法,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吗?尽管我不能肯定地说吴少年没有一点这样的想法,但是这样的想法即便是有,恐怕也不会达到如此强烈的程度。吴清源自己的解释是,这只是一个趣向而已。可是,吴清源的趣向和通常意义上的趣向显然是有着重大的不同的。
   之前,模仿棋是否曾经出现过?有无相关的记载?在这一刻,所有这些疑问都已经失去了意义。前一年的秋天,来到日本的吴清源在和秀哉名人的试验对局中获胜,直接跳升三段。在《时事新报》主办的新闻棋战中,吴清源连破村岛、篠原、前田陈尔三名当时气势正盛的四段,转眼间就杀到了他当作自己追赶目标的木谷实面前,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对局终于到来了。在此之前,吴清源东渡之后还未曾有一局败绩。如果是平常人,在这盘对局中理所当然会选择坚实的着手。可是,吴清源第一着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打在了天元上,此后一直模仿对方的着法至63手。
据说,吴清源的所谓趣向,其实是想要确认天元的价值,他只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掩藏在了这种语焉不详的说法当中。想确认天元的价值,模仿棋的确是最好的方法之一。从常识的角度出发,模仿棋不能不说是一种邪道,而吴清源在和自己所敬畏的木谷实的首次对局当中就采用了这样的着法,显然是想表明,对于天元的价值,他是抱有不同于常人的一种关注的。恐怕,从更接近围棋本质的角度看来,这一姿态也正是15岁的吴清源向对手射出的一支响箭吧。
木谷实对不停模仿自己着法的吴清源却是颇多微辞。据说对局当中,他曾经多次把工作人员三谷记者拉到走廊,讲述自己的苦恼。换言之,恐怕直到那时,木谷仍然没有读懂吴清源的意图,或者,木谷实还没有像吴清源那样意识到天元的价值也说不定。

  不过,吴清源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策略。只要天元的黑子没有丧失效力,或者是白棋没有出现失着,他就执拗地一直模仿下去。在这种局面下,白棋能够采取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寻找白棋走不是恶手、黑棋模仿就会变成恶手的招法。比如在天元附近着子,从白的一方看来是有效的一着,但是黑棋模仿就会和天元一子形成凝型,使得天元一子的效力受到削弱乃至消失。

  对于专业棋士而言,如何化解天元一子的效力,这是一个需要殚精竭虑的课题。不过,也许是因为木谷实在烦恼和疲惫之中下出了变调的一手,绵延 63手的模仿棋终于告一段落。在停止模仿的时候,黑棋局面丝毫不差,这一事实使得人们终于开始认识到了天元的价值,而这一点此前是没有人想到过的。
步入新布局时代的木谷实在回顾此局时,作出了如下的表述:

  “像本谱这样的下法,天元一子不仅不容易失去效力,而且对白的势力形成了全面的威压。天元的黑予处于本局局面的中心点,从新布局的均衡理论出发,这一点恰好是局面不可复制的要点。对局的当时,双方还没有进行过彻底的沟通。棋局进行中,我始终感到迷惑:这样下去,究竟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呢?为什么无论如何进展,黑1的效力都没有减低?这让我非常吃惊。”

  结果,吴清源在白64手一间挂天元的时候停止了模仿,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景象就仿佛一幅精美的抽象派画作。以天元为轴,棋局几乎是完全对称,而棋盘两端各自竭尽全力的两名对手,其呼吸的节奏也几乎是完全吻合的。棋局的变化余地已经很有限了。其后的数着将左右这场对局的最终结果。木谷调整了坐姿,鼓起了气势,以3目优势击败了吴清源。现场观战的三谷记者看到木谷实拿出锐气全力以赴的姿态,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于是乎,二人的首次对局以木谷的胜利、吴清源的失败而告结束。关键在于,这一局将某种超越了胜负的东西带给了日本棋界,世人一方面惊叹着吴清源的大胆尝试,一方面又_为这种不合日本人性格的行为的失败而感到欣慰。那些眼高于顶、夸夸其谈的专业棋士们无意中从舞台上的主角变成了背景,他们所受列的冲击无疑是更为强烈的。

  在没有什么棋力可言的大众眼中,吴清源试验模仿棋的做法仅仅是一种为了争胜负而使用的手段,因此他们或多或少会自然生发出认为吴清源“狡诈 ”乃至“讨厌”的感想。然而专业棋土、尤其是作为对手的木谷实一定强烈地感到了在这个天才中国少年身上所具备的某种难以名状的灵光。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吴清源第一手走在了天元,然后开始模仿木谷的下法。
    后来,吴清源曾经有过如下的说法:
   “老子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以天元开局,而孔子则会从角部开始着子。老子的学说哲理宏人无边,难以轻易索解。孔子的学说因为指向人之道,所以更容易让人领会。不过,两人的学问其实是来自相同的源头。老孔本是一体。因此我认为,人应该按照道来行事,围棋应该追求自然的本意,这之间其实是没有本质差别的。”
    老子和孔子的学说早在古时就都传到了日本,而且也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消化,因此当听到吴清源如此表述的时候,我们并不会有奇怪的感觉。更何况,拥有类似想法的日本人应该也是很多的吧。不过,把这样的思考方法引人围棋的世界,却唯有吴清源能够做到。我想,这恐怕是因为他毕竟是与老子和孔子同一国家的人吧。老子亳不犹豫地以天元布局,吴清源也是着子于天元,这其实是想要在盘上追求自然的本质。至于模仿,其实只是一种手段。对下吴清原的模仿,日本人会生出“奸诈”和“下作”的感想,但是从吴清源的立场出发,他恐怕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问题。
    仅仅这就可以证明,吴清源这样的思想对于当时的日本棋界而言,就好像来自别一空间。最早收到这别一空间信号的正是吴清源此后的竞争对手、和他一起引领昭和棋界前进的木谷实。尽管没有什么书面或者口头的记载证明,但是先于所有人理解吴清源超凡脱俗思想的人,必定也是怪童丸木谷。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黑方第一着下在天元,接着一直模仿白棋下。其目的是想用模仿棋这个手段来证明第一着下在天元的那个子是有一手棋的作用的。另外一方面,能够一直模仿下去,是吴认可木谷下的每一手棋都是正确的。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也许是因为木谷实在烦恼和疲惫之中下出了变调的一手,绵延 63手的模仿棋终于告一段落。在停止模仿的时候,黑棋局面丝毫不差,这一事实使得人们终于开始认识到了天元的价值,而这一点此前是没有人想到过的。
※白64之后,黑方终止了模仿,可能是认为白64的不妥,也可能是认为黑65的下法比下在A位要好。但是我们注意到白62的时候和白64的时候双方形势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至少可以说白64并不坏,至于吴当时认为白64下在哪里会更好些,就不得而知了。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其实黑65或67或69仍然继续下模仿棋,占到A位,局势要比实战好,而且这样一来棋盘就更小了,似乎黑方的胜利没有什么悬念地可以触手以待了。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黑79可能在A位会稍微好一点。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此时白已经稍微占优。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此时白优势已经明显。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白继续优势。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开劫以争胜负。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黑215先粘劫吃住三子,但此时还是白稍微好些,何况还有左边的劫白方总有些便宜。

吴vs木谷第一局天元模仿棋 - 雪崩型树 - 休闲围棋

共282手,白3目胜。

 

(;C[吴vs木谷第一局
天元模仿棋

昭和四年(1929年),已经15岁的吴清源和刚刚迎来自己20岁成年礼的怪童丸进行了第一次对局。即便在今天,这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而在当时,吴清源大胆采用的模仿棋,不但令棋迷们大吃一经,即便专业棋士们也是目瞪口呆。
这样的做法究竟引起了怎样的反响?据当时的知情人士称,吴清源如此奔放的着法已经背离了日本围棋传统,这恐怕是因为他已经进入了忘我境地的缘故。不过,赞同他下模仿棋的意见几乎是没有,就连秀哉名人也表述了否定的看法。况且,对局最终是以木谷3目胜而告终。因此,模仿棋最终没有能够形成潮流。
换言之,在这盘对局中,吴清源无论在名和实的层面都吃了败仗。可是,在和被当作追赶目标的木谷的初次交手中,吴清源之所以使用这样的下法,难道仅仅就是为了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吗?尽管我不能肯定地说吴少年没有一点这样的想法,但是这样的想法即便是有,恐怕也不会达到如此强烈的程度。吴清源自己的解释是,这只是一个趣向而已。可是,吴清源的趣向和通常意义上的趣向显然是有着重大的不同的。
   之前,模仿棋是否曾经出现过?有无相关的记载?在这一刻,所有这些疑问都已经失去了意义。前一年的秋天,来到日本的吴清源在和秀哉名人的试验对局中获胜,直接跳升三段。在《时事新报》主办的新闻棋战中,吴清源连破村岛、篠原、前田陈尔三名当时气势正盛的四段,转眼间就杀到了他当作自己追赶目标的木谷实面前,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对局终于到来了。在此之前,吴清源东渡之后还未曾有一局败绩。如果是平常人,在这盘对局中理所当然会选择坚实的着手。可是,吴清源第一着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打在了天元上,此后一直模仿对方的着法至63手。
据说,吴清源的所谓趣向,其实是想要确认天元的价值,他只是将自己的真实目的掩藏在了这种语焉不详的说法当中。想确认天元的价值,模仿棋的确是最好的方法之一。从常识的角度出发,模仿棋不能不说是一种邪道,而吴清源在和自己所敬畏的木谷实的首次对局当中就采用了这样的着法,显然是想表明,对于天元的价值,他是抱有不同于常人的一种关注的。恐怕,从更接近围棋本质的角度看来,这一姿态也正是15岁的吴清源向对手射出的一支响箭吧。
木谷实对不停模仿自己着法的吴清源却是颇多微辞。据说对局当中,他曾经多次把工作人员三谷记者拉到走廊,讲述自己的苦恼。换言之,恐怕直到那时,木谷仍然没有读懂吴清源的意图,或者,木谷实还没有像吴清源那样意识到天元的价值也说不定。

  不过,吴清源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策略。只要天元的黑子没有丧失效力,或者是白棋没有出现失着,他就执拗地一直模仿下去。在这种局面下,白棋能够采取的方法只有一种,就是寻找白棋走不是恶手、黑棋模仿就会变成恶手的招法。比如在天元附近着子,从白的一方看来是有效的一着,但是黑棋模仿就会和天元一子形成凝型,使得天元一子的效力受到削弱乃至消失。

  对于专业棋士而言,如何化解天元一子的效力,这是一个需要殚精竭虑的课题。不过,也许是因为木谷实在烦恼和疲惫之中下出了变调的一手,绵延 63手的模仿棋终于告一段落。在停止模仿的时候,黑棋局面丝毫不差,这一事实使得人们终于开始认识到了天元的价值,而这一点此前是没有人想到过的。
步入新布局时代的木谷实在回顾此局时,作出了如下的表述:

  “像本谱这样的下法,天元一子不仅不容易失去效力,而且对白的势力形成了全面的威压。天元的黑予处于本局局面的中心点,从新布局的均衡理论出发,这一点恰好是局面不可复制的要点。对局的当时,双方还没有进行过彻底的沟通。棋局进行中,我始终感到迷惑:这样下去,究竟会形成怎样的局面呢?为什么无论如何进展,黑1的效力都没有减低?这让我非常吃惊。”

  结果,吴清源在白64手一间挂天元的时候停止了模仿,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景象就仿佛一幅精美的抽象派画作。以天元为轴,棋局几乎是完全对称,而棋盘两端各自竭尽全力的两名对手,其呼吸的节奏也几乎是完全吻合的。棋局的变化余地已经很有限了。其后的数着将左右这场对局的最终结果。木谷调整了坐姿,鼓起了气势,以3目优势击败了吴清源。现场观战的三谷记者看到木谷实拿出锐气全力以赴的姿态,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于是乎,二人的首次对局以木谷的胜利、吴清源的失败而告结束。关键在于,这一局将某种超越了胜负的东西带给了日本棋界,世人一方面惊叹着吴清源的大胆尝试,一方面又_为这种不合日本人性格的行为的失败而感到欣慰。那些眼高于顶、夸夸其谈的专业棋士们无意中从舞台上的主角变成了背景,他们所受列的冲击无疑是更为强烈的。

  在没有什么棋力可言的大众眼中,吴清源试验模仿棋的做法仅仅是一种为了争胜负而使用的手段,因此他们或多或少会自然生发出认为吴清源“狡诈 ”乃至“讨厌”的感想。然而专业棋土、尤其是作为对手的木谷实一定强烈地感到了在这个天才中国少年身上所具备的某种难以名状的灵光。


]
AP[MultiGo:3.9.4]SZ[19]
;B[jj]C[吴清源第一手走在了天元,然后开始模仿木谷的下法。
    后来,吴清源曾经有过如下的说法:
   “老子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以天元开局,而孔子则会从角部开始着子。老子的学说哲理宏人无边,难以轻易索解。孔子的学说因为指向人之道,所以更容易让人领会。不过,两人的学问其实是来自相同的源头。老孔本是一体。因此我认为,人应该按照道来行事,围棋应该追求自然的本意,这之间其实是没有本质差别的。”
    老子和孔子的学说早在古时就都传到了日本,而且也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消化,因此当听到吴清源如此表述的时候,我们并不会有奇怪的感觉。更何况,拥有类似想法的日本人应该也是很多的吧。不过,把这样的思考方法引人围棋的世界,却唯有吴清源能够做到。我想,这恐怕是因为他毕竟是与老子和孔子同一国家的人吧。老子亳不犹豫地以天元布局,吴清源也是着子于天元,这其实是想要在盘上追求自然的本质。至于模仿,其实只是一种手段。对下吴清原的模仿,日本人会生出“奸诈”和“下作”的感想,但是从吴清源的立场出发,他恐怕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问题。
    仅仅这就可以证明,吴清源这样的思想对于当时的日本棋界而言,就好像来自别一空间。最早收到这别一空间信号的正是吴清源此后的竞争对手、和他一起引领昭和棋界前进的木谷实。尽管没有什么书面或者口头的记载证明,但是先于所有人理解吴清源超凡脱俗思想的人,必定也是怪童丸木谷。
]
;W[cd];B[qp];W[dq];B[pc];W[oq];B[ec];W[qe];B[co];W[qm];B[cg];W[ed];B[op];W[dc];B[pq]
;W[qj];B[cj];W[mc];B[gq];W[ep];B[od];W[fo];B[ne];W[hp];B[ld];W[pg];B[dm];W[kq];B[ic]
;W[cp];B[qd];W[re];B[bo];W[gc];B[mq];W[kc];B[iq];W[kd];B[ip];W[bp];B[rd];W[dg];B[pm]
C[※黑方第一着下在天元,接着一直模仿白棋下。其目的是想用模仿棋这个手段来证明第一着下在天元的那个子是有一手棋的作用的。另外一方面,能够一直模仿下去,是吴认可木谷下的每一手棋都是正确的。]
;W[pl];B[dh];W[eh];B[ol];W[di];B[pk];W[ch];B[ql];W[dj];B[pj];W[qi];B[ck];W[io];B[ke]
;W[jo];B[je];W[ib];B[kr];W[id];B[kp];W[jh]C[也许是因为木谷实在烦恼和疲惫之中下出了变调的一手,绵延 63手的模仿棋终于告一段落。在停止模仿的时候,黑棋局面丝毫不差,这一事实使得人们终于开始认识到了天元的价值,而这一点此前是没有人想到过的。
※白64之后,黑方终止了模仿,可能是认为白64的不妥,也可能是认为黑65的下法比下在A位要好。但是我们注意到白62的时候和白64的时候双方形势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至少可以说白64并不坏,至于吴当时认为白64下在哪里会更好些,就不得而知了。]
LB[jl:A];B[gp];W[go];B[ie];W[ko]C[※其实黑65或67或69仍然继续下模仿棋,占到A位,局势要比实战好,而且这样一来棋盘就更小了,似乎黑方的胜利没有什么悬念地可以触手以待了。]
LB[jl:A];B[lp];W[hh];B[bi];W[rk];B[rl];W[bh];B[ap];W[aq];B[ao];W[br];B[lm]C[黑79可能在A位会稍微好一点。]
LB[jl:A];W[kl];B[lj];W[lk];B[km];W[lo];B[jl];W[mj];B[li];W[jp];B[jq];W[jk];B[ik]
;W[kk];B[mk];W[il];B[kj];W[jm];B[ll];W[jl];B[ml];W[mp];B[lq];W[sd];B[sc];W[se];B[hd]
;W[md];B[le];W[jb];B[rb];W[lh];B[mh];W[lg];B[nb];W[mi];B[nh];W[ij];B[ni];W[mb];B[me]
;W[sl];B[sm];W[sk];B[qn];W[el];B[hc];W[hb];B[fe];W[mo];B[fd];W[fc];B[ee];W[dd];B[ii]
;W[hj];B[ji];W[ih];B[de];W[np];B[nq];W[oo];B[pp];W[ce];B[er]C[※此时白已经稍微占优。]
;W[dr];B[en];W[do];B[cn];W[bm];B[dk];W[ek];B[cm];W[em];B[pe];W[qf];B[qk];W[rj];B[hi]
;W[gi];B[nj];W[gg];B[dn];W[hf];B[he];W[fn];B[nn];W[no];B[fq]C[※此时白优势已经明显。]
;W[ai];B[aj];W[ah];B[al];W[ob];B[nc];W[na];B[df];W[cf];B[eg];W[bg];B[fg];W[fh];B[lc]
;W[lb];B[pb]C[※白继续优势。];W[on];B[if];W[gf];B[oc];W[oa];B[kh];W[kg];B[jg]C[※开劫以争胜负。]
;W[ki];B[ph];W[qh];B[kh];W[ig];B[jf];W[ki];B[rg];W[qg];B[kh];W[mi];B[mj];W[ki];B[gj]
;W[hk];B[kh];W[bj];B[bk];W[ki];B[fi];W[gh];B[kh];W[ci];B[ki]C[※黑215先粘劫吃住三子,但此时还是白稍微好些,何况还有左边的劫白方总有些便宜。]
;W[bj];B[bq];W[cq];B[bi];W[bl];B[bj];W[am];B[og];W[pi];B[oi];W[nm];B[cl];W[eo];B[hq]
;W[ho];B[ma];W[la];B[mn];W[om];B[jc];W[kb];B[pa];W[ma];B[si];W[rh];B[sh];W[sg];B[sf]
;W[rf];B[sg];W[sj];B[pf];W[ri];B[gd];W[ak];B[ar];W[as];B[al];W[ff];B[bn];W[ak];B[sg]
;W[sh];B[al];W[rc];B[qc];W[ak];B[gb];W[eb];B[al];W[es];B[an];W[gs];B[hs];W[ef];B[gr]
;W[fs];B[kn];W[jn];B[jd];W[nl];B[nk];W[po];B[qo];W[pn];B[rm];W[oh]C[共282手,白3目胜。])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